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verve中文网

Verve Fansite of China

 
 
 

日志

 
 

音速青春  

2010-03-04 22:47:16|  分类: 中文乐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難用文字形容The Verve的音樂於我的搖滾啟蒙階段扮演了何其重要的角色。

有別於Oasis、Blur、Pulp與Smashing Pumpkins這些陪我成長的樂隊,The Verve雖在我往後的聆聽旅程裡召喚出同等的影響力,可於年輕的當下,他們與我的距離卻始終遙遠。這是一組被霧氣圍繞的神祕團體。他們從來不是典型的Brit-Pop樂隊,與美國的Grunge或Alternative風潮也扯不上一點關係。The Verve存在於我所理解的搖滾星系之外,獨自在外太空閃著光。

我可以跟著大部分的Brit-Pop歌曲合唱,可以隨著Grunge的嘶吼節拍搖頭晃腦,然而,The Verve的早期作品在九零年代的音樂洪流裡,卻有如無字天書般深奧難解。雖然我隱隱察覺這些浩瀚的音場裡必含有更深的韻味,無法記憶的歌曲結構中必擁有更不媚俗的指涉。縱使我透過各種努力,他們依舊不讓我輕易靠近。我知道這需要時間,需要沈澱。The Verve是一道巍峨的山脈,我朝著頂點走去,途中的風景就是值得記憶的時光。

他們在1997年的Urban Hymns裡卸下了防衛。呼應著Brit-Pop風潮的最後高峰,我終於聽懂了專輯裡的音樂,首次能將這些曲子前後無誤地反覆哼唱。The Verve揚棄了前兩張專輯裡共振迴響的迷幻曲調,轉而譜寫出一首首淺顯易懂,卻又不失風格傲骨的經典調子。正當所有人以為他們將以君臨天下的姿態,持續統治樂界好一陣子,The Verve卻於生涯頂端悄然解散。於是Richard Ashcroft,這名始終帶著黑色墨鏡遮住半個臉龐,臉頰凹陷而身形高瘦的樂隊主唱,瞬間加入了眾神的行列,成為我凍結回憶的一部份。

接下來一年,The Verve成為我不願碰觸的名字。直到1999年八月的某個夜晚,我獨自漫步於倫敦塔橋下,一首廣播中傳來的曲子再度將塵封的記憶打開。我才理解,他的聲音從未離我遠去。那首歌是The Drugs Don’t Work,我永遠的荒島歌曲之一。

我漸漸接受了樂隊已不在的事實,並享受著Richard Ashcroft的個人專輯。年輕的他依舊保有絕佳的寫歌能力,將更多弦樂與銅管樂器納入歌曲裡。雖然少了Nick McCabe鋒利的吉他陪伴,這些音樂聽來卻溫暖明亮。Richard Ashcroft在一票離隊發展的主唱中,個人成績是名列前茅的。

這場演出我早早入場,佔得了前排位置。雖曾於同一場地見過Billy Corgan與Ian Brown,一種:【如果今晚是The Verve而不是Richard Ashcroft的個人表演該多好。】的念頭仍不時閃過腦海。我知道The Verve是不會回來了,就像Smashing Pumpkins與Stone Roses已走入歷史。我能做的只是虔誠感謝,感謝仍能目睹他的風采,如此而已。

Richard Ashcroft沒讓舊樂迷失望,以新專輯的歌曲Keys to the World開場後,隨之接上的正是Urban Hymns裡的Sonnet。當我聽到前奏的瞬間,久違的幸福感貫穿全身。我泫然欲泣,這種不可思議的激動遠遠超乎事前想像。我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名記憶中的青少年耶穌,如今就站在觸手可及的舞台,一字不漏,一個音不差的唱著那些刻在心頭的歌曲。他還唱了History、Lucky Man與Space and Time,每首歌我都跟著合唱。

他的舞台魅力確實驚人,直到演出進行了三分之一,我才意識到其他樂手的存在。Richard Ashcroft彷彿是橫移的黑洞,將所有光芒吸入其中,再用自己的歌聲折射出更懾人的能量。他全心全意投入自己的音樂世界裡,享受每一曲創作。並與觀眾緊密交流,熱切互動。他的聲音充滿自信,舉手投足都是目光匯集的焦點。我無法將視線從他身上移開,屢次瞧見斗大的汗珠從他臉龐滑過。

一名站在我身後的老兄,整晚以淒厲的叫聲從頭至尾喊著Richard…Richard…,我彷彿回到了青春悸動的九零年代。直至音響裡傳來了最後一首歌的旋律,我揉揉耳朵,確定不是幻覺,而是Bittersweet Symphony,一首我從沒想過這輩子能親身經歷的曲目。優雅的提琴聲,小鼓與大鼓由遠至近,清脆的吉他輕聲擺動,一切事物充滿了熟悉的超現實感。Richard Ashcroft手搖鈴鼓,清楚咬著每個詞句。我眼眶溼潤,嘴角含笑,以為自己踏入了天堂的領地。

表演結束已過午夜,我獨自走在空曠無人的Lafayette Street。晚風帶有春天的甜味,冬天已然遠去。抬頭看著街角公寓中微亮的燭光,想起了七年前的倫敦夜晚。不同的城市,無法複製的心境。雖沒能聽到The Drugs Don’t Work,身為The Verve樂迷,幸福至此,已沒有任何遺憾。

 


-----------

 William CHAN 發表於 May 11, 2006 1:13 PM

五一劳动节放假的前两天,为了参加北京Midi国际音乐节我忍着没回青岛。全国的乐迷从四处蜂拥而来,参加这每年的视觉听觉盛会,唯一的赤裸身体、放纵灵魂的机会。两天下来把我给爽的,在这里不用忍受挠首弄姿扭捏做作,完全热烈的Sexy,我飞~~了。 


然而到最后还是很失落,我脑子里全是去年的Live 8慈善演唱会的伦敦海德公园主场,当时在电视上看现场,Richard Ashcroft一出来我简直疯了,我简直没想到他来了,他就是The Verve乐队的主唱,The drugs don’t work 和 Bittersweet symphony 的演唱者,R-I-C-H-A-R-D A-S-H-C-R-O-F-T, 没错,就是他,就是The Verve的他,如果他来midi音乐节唱上两嗓子,我可以啃着干馒头过日子,可惜这不可能了。The Verve 1999年就解散了。在我们中国人懂得开始欣赏点音乐的时候,他们已经不存在了。这足可以应了那句话,悲伤的结局是完美最好的注脚。知道为什么吗?当年The Verve开演唱会的时候,大名鼎鼎的绿洲乐队(Oasis)也只能是他们的Backup---绿洲乐队只能在同是来自曼彻斯特的The Verve到场开唱之前,先给观众唱上两首歌解解闷儿。


大部分中国人听过的是那首Bittersweet symphony,确实是经典中的经典。然而当年真正把英国人唱哭了的,是那首The Drugs don’t Work. 据说1997年这首歌发行那年,许多英国年轻人感情不能自控,他们明明过得不错可忽然陷进旧日的时光里拔不出来了。他们找回了那段最激烈的爱恋,在忘却很多年后,忽然又开始感觉那段涅磐之前的痛苦,老了锈了很多年的肾上腺素又重新开始刺激身体,他们忽然开始觉悟,原来“忘却”是上帝伪造的一个词,原来我真正爱过的女孩,是那个最不完美,问题最多,最“格格不入”的女孩。英国的女孩子们或许哭得更惨,当年的那个敏感的女孩可能已经蜕变了,对当年的那场离别,来自各自的生命的脆弱的那一场,她以为他是冷酷的离去了,她以为他,是个坚强的男子,伤痛来得轻,快乐来得容易,爱上更优秀更美丽的女孩,从此过着好日子。。。然而当她们一听到The Drugs don’t Work, 真是溃不成军了。


料想这首歌成功的原因,也许是因为英国人独特晦涩的忧郁性格,他们的忧郁是沉淀在历史里的,并不一定显现在生活的每时每刻。然而这首歌不久之后在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也开始盛行,但是它一直没有大规模的进入中国。恐怕那时候也进不来,因为中国人当时并没有相同的真实自由的生活体验,没有生活,再好的音乐也不会有共鸣。这首歌在英国的音乐排行榜上整整两年没有下来过,连同Bittersweet symphony在一起的那张专辑Urban Hymns卖了上千万张(有这两首歌在同一专辑里,我不信你还不买)。当时的著名制作人Chis Potter在录制The Drugs don’t work的时候,曾动情地说,Richard Ashcroft在这首歌里的嗓音,“是我听过的最不可思议的嗓音。”


那还是在去年的北京,听人讲起他离开旧金山时的疼痛难忍。他是英国人,在旧金山的日子爱上一位艺术家,她美丽,敏感,才华横溢,但是她问题更多,她过着嬉皮士一样的生活,她吸毒,他劝她不要吸,她受不了向她扔盘子扔碗扔刀子。“我这样爱她,但是Jenny,我不能跟一个drug addict过一辈子。”之后是良久的沉默。我去看过那个女子的网站,google上到处都是她的名字,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觉得她的每幅画,每款设计的首饰,每张表演的照片都在倾诉。我不敢继续看下去,再看下去感觉像是在看自己,虽然我不是drug addict, 但是我跟这类人天然相通,我不吸毒,可是我的问题可能比她还多。那时候我已经很久没听那张专辑,忽然因为他的故事我想起来这首歌,拿出来听,听到But I know I'm on a losing streak 那段,我简直开始忍不住朝他大喊大叫:“你这混蛋,你当时为什么离开旧金山,你为什么离开她,为什么为什么。。。”Richard 的嗓子和McCabe的吉他伴奏替人诉说无处可寻根源的伤痛,让人感觉痛不欲生又欣喜若狂。若是你真的爱过,听这歌的时候,你能摸到过去的自己的皮肤,触到你的恋人,在短短的五分钟里,重新爱一次那个人。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的专辑封面是在Manchester platt field park的草地上(不知道拼写有没有错误)拍摄的。当年在英国我也曾经跟他们那个姿势一样在同一片草地上坐着,哈哈,干什么我忘了,反正那是曾经的生活。现在离那里十万八千里,记忆和那首单曲和了糨糊,真假难辨。

 

 


原文:http://pulp.bluecircus.net/archives/007380.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