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verve中文网

Verve Fansite of China

 
 
 

日志

 
 

star sail 连载之五  

2010-03-07 22:20:47|  分类: 传记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探美利坚

 

The Verve飞赴纽约参加CMJ音乐马拉松(CMJ Music Marathon),这是效仿美国总统竞选的游街巡演。一些乐队的朋友也随队飞到纽约,Halliwell回忆说:“你能想象当时的情形么?像一股冲击波。像一场狂欢。The Verve的成员和乐器被装在一辆敞篷大卡车上,在纽约市中心的街道上演奏2个多小时,其中包括A Man Called Sun的45分钟版本和30分钟版本。突然之间,一切都具有真实感了。你是一个乐队的成员,而且你确实在做事情。而同时,还有人出钱。”

当卡车驶入时代广场的时候,从未听过The Verve的旅游者长大嘴巴望着奏出美妙音乐的四人。RA将此刻列为其人生最精彩的时刻:“在卡车后面,我的灵魂似乎出窍,我们做着疯狂的即兴演出,而成百上千的人们跟随在我们左右,非常投入。我头上有一块100见方映着乔治·布什头像的大屏幕,而人们就在街角随着Verve的音乐舞动,全身心地享受着。”(I was out of my mind on the back of the truck, doing some insane jam, and thousands of people were just hanging around, getting into it. I’ve got George Bush’s head 100×100 foot over my head on a telly screen and guys dancing on the corner, going for it…)

 

在纽约之行的光芒下,几个小事故撒上些许阴影。当The Verve登上飞往纽约的飞机时,一个亲爱的旅客,大概是某个超大型化学制造企业的高层,因忍受不了乐队在飞机上高歌‘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当然他们唱了不止这一首歌)而提出抗议,之后是和RA的拳头相见。飞机一降落在肯尼迪机场,乐队一行就被纽约警方扣住。RA郑重道歉,甚至拿出The Verve的签名CD贿赂警官,随后他们就被放了。

而随队的Dave Halliwell在纽约闲逛的时候竟然遇到抢劫。劫匪发现他身上只有7美金的时候失望地问:“这是全部?”Halliwell毫不示弱:“嗯,还有200块在我的内裤里面。”那些持刀的街头混混觉得面前的家伙可能是个比他们还危险的人物,于是悻悻地走掉了。

  

从美国回来,The Verve立即投入到The Black Crown的暖场演出中。很多人对暖场乐队的安排感到诧异,因为Verve和黑乌鸦的风格完全无关,甚至相悖。而RA的考虑是,The Verve要走出小众,不能每晚面对相同的500人。他们要让更多的人听到Verve的音乐,和其他风格的乐队一起演出是很好的吸引多元化观众的方式;不过大众化也成为埋在Verve发展中的一大隐患。

RA向NME阐述了自己的观点:“很多乐队都搞错了,他们满足于为已有的歌迷表演。但是没有比以音乐征服那些面无表情的从未听过自己音乐的非歌迷更让人兴奋的事情了。转变的过程让我们看到音乐真正的力量……我们的野心总是那么宏大和荒唐,但这就是我喜欢野心的原因。我的理想是做一些经典唱片,几次让人难以置信的演出,我想成为大人物。”(So many bands make the mistake of being satisfied playing to people who are already turned on. But there’s nothing like the elation of seeing someone stood static at the beginning, icy cold, a complete virgin to your music, and then to see them being completely overpowered and engrossed by it. The transition is what it’s all about… Our ambitions have always been really grandiose and ridiculous but that’s the way I like it. My ambition is to make some classic records and do some incredible tours and I wanna be someone.)

关于Verve和Black Crowes的风格差异,RA又告诉记者说,一开始黑乌鸦的歌迷可能不会喜欢Verve的音乐,不过有一半的到场歌迷慢慢接纳了他们;如果Verve不为黑乌鸦暖场,那么他们也无法让另一个群体认识自己。

Nick 对新观众的评价是:“我想很多乐队会认为,能为自己的乐迷演奏是很宝贵的机会,但是如果事情那么简单就能完成的话,我们的存在也就失去了的意义。在黑乌鸦巡演的最后一场,我们在Brixton Academy确实看到有更多的观众被Verve的音乐吸引。”(I think a lot of bands get really precious about it but you’ve got no right too comfortable then it doesn’t really justify your own existence. At the end of the Crowes tour we were playing Brixton Academy and a lot more people were getting into it.)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