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verve中文网

Verve Fansite of China

 
 
 

日志

 
 

Crazed Highs and Horrible Lows第三章 Mad Richard  

2010-05-29 21:09:37|  分类: 传记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verve传记信息: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764212/

翻译者:Captain   

修改者:Ani   

传记提供者:SD

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三章后半部分 Mad Richard

 

在回到Sawmill录音室录制处女专辑前,verve为黑乌鸦乐队在19929月在Brixton Academy的两场演出担任暖场乐队。在经过一年相当平庸的演出后,verve现在面临着向从来没有听过他们音乐的观众宣传自己的挑战。他们勇敢的迎接挑战并点燃了全场,贡献了他们最精彩的几场演出。在此期间,RA也养成了一个歌唱习惯(偷师于黑乌鸦的主唱Chris Robinson:在铺着地毯的演出现场里裸足歌唱。此外,他还会在演出进场时穿着外套和鞋子,然后像举行仪式般的脱掉他们,随后开始歌唱。(后来SuedeBrit Awards的现场BB也这么做了)对此,RA说:我不喜欢刻意去想太多。不然它就变成好像是有意为之的。但我想这就好像和蜕皮的原理一样。你知道吗?你蜕下你的皮肤,抛弃了原来那个自我,享受着演出,最后你又把皮披上然后离开现场。

 

负责监制他们的处女专辑的是John Leckie。他曾经是verve在伦敦第二场演出的观众(虽然他其实是打算去看那场演出的压轴乐队whirlpool的)。他是世界上最有名的制作人之一,最初在Abbey Road录音室担任工程师,后来又与Pink Floyd, the Fall, Simple Minds, Ride, XTC Radiohead等大牌乐队共事。(后来他还为石玫瑰挣扎不已,注定厄运的第二张专辑The Second Coming掌舵。)Leckie本人据说也有嗑药的习惯,自然也对verve的音乐好奇不已。Verve在伦敦的那场演出立即震撼了他并给他带去持久的影响,正如他告诉杂志的:我知道他们很特别。很多天过后,我还一直在想这只乐队并不断的看演出列表,想看看他们的下一场演出是什么时候。他们是唯一一支我会主动去接近并和他们共事的乐队。verve打动我的是他们的活力,他们毁灭性的声音,以及他们的安静与敏感。就好像在几秒钟的鸦雀无声里,你可以听到针尖落地的声音,然后,突然,就来了一声响雷。

 

在此之前,verve对录音表现出一种莫名其妙的害怕。他们担心在录音室里无法孕育出他们在现场时完美演绎的歌曲。他们对这张专辑的期望就是可以重拾他们在现场演出的能量。带着这样的想法,他们几乎没有准备(手里头只有两首勉强成型的作品)就踏入了录音室。而他们的唱片公司也没有对他们下达什么严格的指令。RA警告说:这是一次松垮垮的安排,很可能会导致监制人的崩溃。但是Leckie其实很乐意以这张方式去和乐队共事。他后来用了“心灵感应”来形容他和乐队的关系。

 

实验性就是录制的敲门砖,很多歌曲最终的音乐带子都是即兴的马拉松式的jamming录音。RA声称专辑里超过百分之八十的歌曲都是非正式的jamming的产物。这张完成的专辑几乎就是慢慢成型的,就像Nick对杂志这么解释的:这就是我们乐队的闪光点之一,因为我们是活着的会呼吸的人。你可以每个晚上都看到一些乐队,可是他们很乏味。我想有些人认为好的乐队就是专业的,配合默契的,可是那又有什么了不起呢?我喜欢的是一支乐队可以在今晚的演出乱糟糟的,可是明晚就会有超常的发挥。  由于Leckie本人开放的态度,在录制过程里药物的痕迹随处可见,虽然药物并不是专辑制作的主要动力。Simon说:这要看情况,有些晚上药物会增强我们的状态,有些晚上就不会这样。如果嗑药可以使我们走得更远,那就是它发挥作用了。而如果药物发挥不了作用,我对音乐的本质感觉就达到了顶点。但整个乐队一起合作时,那种感觉是嗑药无法比拟的。 但他也承认:我们录制第一张专辑时,我们一次次的用麻醉剂。我唯一能够回忆起的就是我好像一直在云里雾里。

 

在录音室里的某个晚上,RASobbo突然消失了大半夜。大家都在为他们两个的安全担心。结果他们居然跑去附近的河里划玻璃纤维制的独木舟去了。而他们全部的装备就只是一把浆还有一大瓶Jack Daniels。直到第二天早上他们才露脸。RA觉得整个录制过程是一次奇怪的体验:当录音工作正在进行时,我坐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低着头,好像在笑自己。那是梦幻的感觉,你忍不住参与其中并寻求刺激。   他也透露了自己对录制专辑的理论:谁都可以拿起吉他弹奏velvet underground的“Heroin”,但不是谁都能演奏出那种新鲜感。当你把自己关在录音室里制作音乐时,什么才是最关键的呢?也许你一生只会制作出一张专辑,这就是我们录制时的态度。我们好像把录制这张专辑当成此生的最后一件心愿去完成,所以很自然的,我们发挥出自己最好的状态。

 

 

Crazed Highs and Horrible Lows第三章  Mad Richard - the verve - verve中文网

 

在专辑正式发行前,verve1993510发行了另外一张单曲Blue。只有大约三分钟的长度决定了这张单曲是他们到目前为止最有商业潜力的待发单曲。加之有Leckie的指导和可观的电台点播,有种真实的感觉呼之欲出:他们的商业成功迫在眉睫。歌曲本身也可能是他们旋律最优美的曲子,给听众萦绕出一种郊游的感觉,歌曲主要讲述了两个嗑药的牛仔偷了一辆车并陷入了麻烦。(后来这首歌被用在了一部讲述一个连环杀手的电影里面,杀手杀人前就会播放这首歌)单曲的B面作品也是水准之上的甜点:更加持久,更加有漫步感的口琴曲目twilight,惆怅的where the geese go,还有风暴般的no come down。尽管单曲不再堆积有过去verve偏爱的突兀的曲目(指早期那些冗长的并不适合作为单曲的曲目,译者Captain注),它还是被拒绝在Top40之外,只名列69位。大概是因为它的歌词不如人意:RA一次次陷入写出自命不凡的含糊冗长的歌词的错误。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