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verve中文网

Verve Fansite of China

 
 
 

日志

 
 

[传记连载】第七章 Apart, Alone  

2010-08-01 15:06:32|  分类: 传记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verve传记信息: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764212/

翻译者:Captain   

转载请注明出处!

[传记连载】第七章 Apart, Alone - the verve - verve中文网

 

第七章 Apart, Alone

 

面临乐队音乐事业极其关键的转折点,the verve却选择沉入谷底,很多音乐评论家对此都大跌眼镜。要知道他们的前一张唱片A storm in heaven在两年里的总销售量还比不上A northern soul在短短几个月卖出的总数。而且如果乐队不解散的话,他们本来还有一系列在美国,欧洲,日本的演出,甚至还有千载难逢的为Oasis暖场的机会,媒体一致认为乐队已经等到了征服全世界的契机。

 

乐队又一次突然的解散折射出乐队内部的分歧。乐队解散的最大焦点是主唱RA。音乐界都知道,尽管A northern soul大获成功,在美国场场爆满的巡演却使RA再次身心疲惫。他正遭受疾病的折磨,由于大量饮酒,巡演早期就长起的颈部息肉现在更加顽固也更加严重了。有些人则认为RA从来就没有真正从录制《北方灵魂》的疯狂里走出来。还有人认为乐队在美国突然的大获成功使得RA顿时迷失了方向,使得他质问自己传作音乐的动机到底是什么。毕竟,the verve在RA十九岁的时候就已经组建了,有些事情的发展是他和乐队的其他成员都无力掌控的,于是,乐队已经改变了很多。实际上,乐队成员的不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尽管他们都来自一个地方,在那里出生,长大,建立友情,各自结婚,并且有了自己的孩子,他们还是不可避免的慢慢疏离彼此。

 

 

 

密友们曾建议RA不必解散乐队,只是让自己修养一年,但他拒绝了。他承认自己或者并不足够清醒去做出这样里程碑式的决定,但他坚持他解散乐队的选择是正确的。他也极力强调乐队并没有音乐理念上的分歧,而是说:我们都需要给彼此一些呼吸的空间。我已经不知道乐队的前景在哪里。我们彼此也完全不再交流想法。事情已经无力掌控。要知道,我是乐队的头号歌迷。但是,问题是,乐队必须解散。我不能再撒谎。我不想生活在谎言下,我们必须解散。

 

有些恶意诽谤的流言则说导致乐队解散的根本原因是乐队的嗑药恶习。对此,RA愤慨不已:让我告诉你,除非我死之前,不然有些乐队内部的事情我是永远不会对外透露的。如果我们是一支美国乐队,我或者会对媒体透露这些内幕,然后借此卖出几百万的唱片。但因为我们是来自维根,我们深爱彼此。所以我们不会去谈论那些乐队的内幕。我知道有些明星借采访来宣泄自己,但我们不会这么做。我们只能说有阴影笼罩在我们头上。

 

尽管是RA宣布了乐队的解散,可是他依旧对乐队的死亡震撼不已。他偷偷跑到Cornwall去,住在一家位于悬崖上的低廉旅馆。RA躺在旅馆的床上,听着电台,回忆着最近发生的一切。突然,电台里BBC radio 1 的DJ说道:the verve已经成为历史的尘埃,现在也让我们来收听他们的“history”。顿时,RA的心被刺痛了。后来他回忆说:我一生中从来没有经历过类似那一刻的窒息感。乐队的总体效果远远大于我们几个人的能力简单加起来,当我听到这时,我心痛不已。我确信如果在history发行后,我们继续巡演,现在一切就不是这样了。

而乐队最后的采访也在那个时候出版了,在采访里面作者认为the verve是大不列颠岛最重要的乐队,也很可能是90年代最具刺激感的乐队。一周后,RA的母亲在电话里告诉RA他们的history打榜成功,RA在电话里顿时哭了。他也更加低落了。

他对BBC Radio 1的主持透露他其实也控制不了乐队的局面,他说:我并不打算那样。这不是我的初衷。但是我已经掌控不了局面,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觉得这很伤人,真的,我明白如果要我们重组的话这需要很长的时间,需要转很多弯子我们才可能重新站在一起。但这就是生活,你不得不这样走下去,直到你到达你真正想要到的地方。

 

在此期间,当RA淡出媒体视野时,流言却愈演愈烈。有人声称他对海洛因上瘾,说他难以入睡。最荒谬的流言是说RA和鼓手,贝斯手曾打算集体自杀。这些当然都是胡说八道,可是,盘旋在乐队解散的上空的真的就是这些流言蜚语。

 

尽管睡眠不佳,在和Kate在Bath有了房子之前,RA依旧睡在朋友的公寓里,甚至在母亲家里住过一段时间。然而,很快,RA就已经在谈论他新的音乐作品,新的乐队以及新的想法。令大家惊讶不已的是,仅仅在解散三个星期后,他就已经又和Sobbo和Simon再次合作,还招募来了老校友Tong当他的键盘手。顿时,人们开始诽谤Nick。乐队解散时,有报道说他们三个人都对解散极度不满。但是很明显,和最初人们的想法不同的是,这是一次单边的解散。乐队经理贝斯特对Q杂志说:RA离开乐队的时候,就像说“我不呆在这里了,我走了”  随着Sobbo和Simon投奔RA,就好像说:谁不想离开这个乐队的,举起手来  顿时,就好像实际上只有Nick不曾离开这个乐队

现在唯一显而易见的是事已至此,这个新乐队不会再被叫做the verve了。除了一些明显的差异,RA也意识到如果没有Nick的话,不可能再有一支叫做the verve的乐队。尽管RA此时还住在Bath,而其他三人住在伦敦,他们还是迫不及待开始排演新的音乐作品。如果说这几周来的一系列事件没给RA带去别的,那么至少引发了他灵感的源泉,他带着一堆新的作品回来了

 

在此期间,回到Nick这边,一切进展糟糕。乐队解散后,他搬回维根,靠着救济金勉强度日。乐队快解散时,他和RA彼此间就已经几乎不再交流,所以知道内幕的人都对RA不召回Nick丝毫不感到奇怪。而此时Nick则越陷越深。在乐队的最后时光里,他极度不快乐。他曾经告诉NME:我们开过玩笑,我就好像一个垃圾桶。他们排出的所有废物都由我盛着。我只能呆在角落里发疯。对此我一点也不喜欢,这就是我过去经常认为的。对于很多人来说我就像个疯子。  而Nick这种消沉的趋势也破坏了乐队的内部气氛。  Nick接着说:这是我个人的问题。乐队的关系一向很牢固,但如果说到我与其他成员的共同话题,那么也就只有音乐了。如果我和他们呆上5分钟,我的大脑就发沉。在哪里我都感觉不舒服,我的家庭生活也是个大灾难。而当我拉着一张苦瓜脸回到乐队时,我也没有给他们带去太多乐趣。

Nick享受着和女儿在一起的时光,但是他却无法和女儿的母亲和解,这让他难受不已。他后来也认为这是他抑郁的根本原因,他的抑郁也给乐队最后的时光带去了痛苦。乐队解散后,低落的他也几乎抛弃了他的音乐事业。只是偶尔自娱自乐的录制了一些音乐带。他称它们为自己的“日记”

不幸的是,Nick的精神状态越来越糟。讽刺的是,很多人都觉得被冠以“疯子”的RA,以及他童年的悲惨经历,会导致他是乐队解散后最苦苦挣扎的人。当事实上,现在苦苦挣扎的是这个安静的,内向的,以及看起来很正常的吉他手。他曾经尝试去加盟一支新的乐队,但却因为受不了新乐队内部的激烈讨论而作罢。因此,在整整一年里,他几乎一事无成。他一向缺乏社交能力,而现在,还不能继续他的音乐事业,这一切导致他已经不能再驾驭自己。他的抑郁越来越严重,以至于1995年圣诞节的时候他的朋友为了他自己的个人安全曾想过把Nick大卸八块。他已经到达谷底,他说:我身边的一切都一团糟。我必须理清一切。我有一个女儿,但是一切还是很奇怪。

同时,the verve的其他成员开始排练新的作品。这几周情感的巨大起伏给了RA特别多的创作灵感,而他对完美的追求也丝毫没有被他的人生经历所消磨掉。有传闻说RA用原声吉他把一堆新歌演奏给一个好友听,然后询问他的想法。好友说新歌都不错,而RA追问他这是否是他一生中听过的最好的音乐。那朋友说不是,于是RA立即把那些新作品扔到一边,重新追求更好的作品。一堆标着“RA”的音乐带慢慢积累起来,音乐界很快也对这些音乐充满了兴奋。看起来,RA单飞事业的第一枪就要打响了!

John Leckie是最早听到这些新歌的人之一,听完后他立刻和RA联系,建议他们赶快会合,录制这些新歌的原始音乐带子。紧接着,其他三人也和RA会合,经过两个月零星的录制,他们录制了32首歌的demo,其中20首都有成为一流作品的潜力。其中有bitter sweet symphony, sonnet, the drugs don’t work等等 还有一些以后会作为B面作品发行的曲目,甚至还有一些之后从未正式发行的歌曲,比如Don’t blame it on the father 尽管John Leckie觉得这是RA最好的作品了,RA依旧觉得缺少了什么:一个杰出的主音吉他手

 

而RA的好友Noel也一直在关注RA的最新进展。他很是担心他的好友从此不会重返音乐界。于是Noel极力想帮助RA找回自信,主动邀请RA为oasis在美国即将到来的演出暖场。演出于96年的3月14号在纽约的曼迪逊广场花园进行。而多年前RA说他以后会在纽约的曼迪逊广场花园演出的预言也终于实现(因为这个预言RA曾经被笑话了很久) 拿着一把原声吉他,RA给观众带去一场美妙的演出,他弹奏了包括the drugs don’t work, sonnet, space and time在内的歌曲。然而,即使是观众的热烈掌声以及终于能再次演出的舒适感也无法抹去他心中的孤独。他明白这场演出没有太多作用,他告诉NME:演出给我充满了电,还有呢?没了。我也觉得很孤独。我不是一个单飞歌手。那太疯狂了,真的。  而说他会为oasis在Loch Lomond和Knebworth的演出继续暖场的传闻也没有成真。

[传记连载】第七章 Apart, Alone - the verve - verve中文网

 

 

各种推测RA前途的流言此起彼伏。一本荷兰杂志报道说Noel说过RA的新乐队会叫做“Sensation”,而且乐队的歌会很好很好。 Select杂志则无厘头的说实际上RA已经加盟一支以翻唱滚石乐队歌曲为生的乐队,乐队叫做Rockery。(几个小时后这条流言就在网上疯狂传播!)RA还为伦敦的一本时尚杂志拍了封面特写,甚至还和知名品牌Moschino签订了一份模特的合同。于是,有些评论家开始怀疑RA是否还能重返音乐界了。

RA对Leckie录制的音乐带子还算满意,可是他还想完善它们。于是他联系了曾经在录制《北方灵魂》时和其合作愉快的Owen Morris。RA认为Morris的作风可能是录制工作的关键,但是经过两个星期在威尔士的Rockfield录音室的合作后,RA发现很显然他还没有找到最后一块拼图。这期间也没有录制任何音乐带子。

 

RA继续寻找他的主音吉他手。而前Suede的吉他手BB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而且BB还曾经公开宣称是一个狂热的verve歌迷。RA在BB的家里和他会面并进行了一次排练。RA当即觉得挺不错,但是经过两周的排练后,他发现他们合作不下去了。最后RA对BB说:瞧,你有自己的事情去忙,我也要忙我自己的。没有留给我们合作的空间了。  RA之后告诉Q杂志:有时候我们会擦出一定量的火花,可是有时候我们又没有那样的感觉。尽管我们合作不了,我还是对BB充满敬意。他曾经呆在一支他不和任何成员交流的乐队,现在他又开始自己个人的单打独斗了。  RA还谈到他们两人都有太多自尊。  BB对此则简单的说:我们直接没有擦出任何火花。

接下来则是考虑另外一位同时代的伟大吉他手:前石头玫瑰吉他手John Squire。经过两次在朋友的派对上的偶然见面后,他们草率的合作计划却始终没有成型。(讽刺的是,此时还流言Nick会代替John Squire成为石头玫瑰的新任吉他手)RA回忆说:我对John Squire说“听着,哥们,我们先不谈组建乐队的事情,让我们先录制一张音乐带子看看效果如何”但是Squire却继续忙他自己的。嗯,行。很好。因为我也从来没有想过和他组队。我只是猜想,如果我们真的来一段Jam会不会太好笑了   Squire正在忙的是他的Seahorses。 于是RA继续面临没有主音吉他的窘境。(John Squire谈到这次合作只说他完全被RA的大题小做困惑住了)

[传记连载】第七章 Apart, Alone - the verve - verve中文网

 

 

沮丧的RA决定继续进行录制工作,免得失去他的全部热情。通过他的经理人John Best的引线,他和著名制作人Youth接触。两人在伦敦的奥林匹亚录音室会面。对于Youth个人来说,他不是verve的狂热歌迷,但是他喜欢verve宏伟的,给人巨大想象空间的音乐。他给录音工作制定了RA和其他三人从未听过的规矩:他们必须像定时工作的办公室职员一样,准时在早上10:00来到录音室,晚上早些时候离开,然后再回家睡上一美觉。放纵几乎不被允许。还有,Youth声称他将改造RA,使得他的音乐不再披着石头玫瑰的外衣,而是踏上一条更加广阔,经典的音乐道路。而有和蔼却又天才的工程师Chris Potter的帮助,(Chris Potter曾经和滚石乐队共事过)一切也开始步入正轨。

一个例证是那首经典的“苦乐交响曲”。一开始RA对这首歌的艰难进展颇为沮丧,甚至考虑过完全抛弃这首歌。可是Youth对此惊骇不已,坚持必须重新加工这首歌曲,为这首极具标志性的歌曲喝彩。为了完成乐队的转换,一个新的经理人也被招募进来:前Wham! And Yazz的助手Jazz Summers. Summers说他第一次听到the drugs don’t work的时候,他立刻哽咽住了。他告诉媒体:那一刻就像你知道了你为什么会选择在音乐界里工作。 乐队也喜欢Summers的标新立异,还有他在美国音乐市场强有力的号召力,毕竟相对来说他们的《北方灵魂》在美国的销量让人失望。一切看起来很不错,但这个时候,RA依旧没有为新乐队想好名字,但是,他已经酝酿好他们首张专辑的名字:《都市赞美诗》

 

 

[传记连载】第七章 Apart, Alone - the verve - verve中文网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